博雅旅游网 > 台湾旅游网 > 台湾 > 台南

被遗忘的台南球场

被遗忘的台南球场
    中国的外游市场不断膨胀,出国打球逐渐成为趋势。除了泰国、马来西亚等地之外,其实近在咫尺的中国台湾,亦有不错的选择,当地近70个球会之中,以人杰地灵、南部郊区的球场较受旅客们的欢迎。

    永安高尔夫俱乐部

    从高雄机场驱车出发,一个半小时便可到达台南县的永安高尔夫俱乐部。球场占地108公顷,山峦起伏的地势分别建有3个以青山、绿水、黄金命名的9洞球场,球场由美国殿堂级设计大师戴伊(Pete Dye)设计,1992年落成。戴伊笔下的球场全以高难度见称,每个作品都能在球坛上独当一面。据球场经理描述,永安球场的难度在台湾地区排名第二,台湾地区高协的专业教练考试和职业巡回赛资格考试都以其作为考核场地。

    由青山和绿水组合而成的18洞,全长6776码,从会所餐厅外望就已经可以看见球场山峦起伏,陡斜的球道穿插在山沟及湖泊之中,流露出撼人的气势。环山而建的青山球场长3326码,属于山地球场,球道狭窄迂回,上山下坡的地形制造出不少击球盲点,增加打球难度,首次到这里只好听从球童的意见,保守进攻。

    长3450码的绿水球场是当中最长的9洞场,逾600码的5杆洞和逾200码的3杆洞都可在这里找到。绿水球场依山傍水,山势如青山球场般起伏,但添加了不少的湖水障碍。不过两者的难度差别不大,原因是击球失误时,白球跌落山沟与跌进湖泊并无分别。绿水球场亦拥有整个球场最美的景致,不时可见白鹭等雀鸟在球道上休息。

    自认为是高手的球友,必定要抽空挑战黄金球场。这个标准杆仅35杆的9洞场,总长只有2325码,当中的第5和第6号两个4杆洞,全长分别只有218码和219码,并不合乎规格,在设计上刻意为难球手,除了果岭细小及湖泊众多之外,发球台与果岭的高低差异甚大,起伏的山势埋藏有多处陷阱,每次发球都要跨山过湖,务求让球手无法一杆攻上果岭。像全长173码、3标准杆的第4洞,便要由山上足有8层楼高的发球台上击球过崖,球手眺望谷底湖边的果岭时,双脚不禁有点发抖。

    棕湖高尔夫俱乐部

    相距永安球场约20分钟车程的棕湖高尔夫俱乐部,位处中国台湾的嘉义县,背靠风景怡人的阿里山,属当地主要的农产区,环境自然成熟,球场连同度假村自成一角,邻近一带地区更被纳入国家保护公园范围,球友置身其中,徐徐与大自然融为一体。

    棕湖总长7064码的18洞球场由日本享誉盛名的加藤俊辅设计,一草一木都经过悉心布置,像种植在球道旁边、高耸修长的棕榈树构成场内的一大特色,每棵树都朝向球道方向倾斜生长,除了增强球洞的层次美,亦可充当球友们的太阳伞。此外,果岭更是全台湾地区唯一采用穗糠草(Bent Grass)铺盖的球场,这种业界顶级的草种虽然会加重保养成本,但换来的好处是能够大幅提升高球在果岭上的滚动速度,充分考验球手的推杆技术。棕湖是中国台湾最具名气的球场之一,自1993年成立至今已举办过多次国际性赛事,到访过的球星包括现今世界排名“十大”的辛格(Vijay Singh)和艾尔斯(Ernie Els)。1996年棕湖更被外国球场年鉴评选为“世界100大球场”之一。多年来吸引众多外地球友慕名前来,尤以来自日本的旅客居多。

    作为度假村球场,棕湖的难度不像永安球场般苛刻,设计偏重趣味性,地势平缓但造型丰富,当中以第14洞的设计最让人印象深刻,这个取名“天堂与地狱”的3杆洞设有双果岭,两个被湖水分隔的果岭在不同场合交替使用。面向右边较远的果岭,球洞全长207码,沙坑围着果岭的前方;而面向左边的果岭,球洞全长只有149码,升高的果岭形状趣怪,直径只有8米,活像一个小火山口,能打进去的话说不定可以一杆进洞。上天堂又或落地狱,取决于球手的技术和运气。■

  

上一篇:台南媒体采访团到海南咖啡农场访故友林文定
下一篇:飞轮海台南办签唱会人气旺 歌迷一路跟着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