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台湾旅游网 > 台湾 > 台北

听老歌游台北 似曾相识的乡愁

    简要内容:我没有在淡水河边去留心张清芳哀怨的歌声中的Men’s Talk,也许现代女性早已熟悉独立而又自我,快节奏的生活又使的她们已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细微体察一些太花时间的东西。在我,有时间可以细嚼慢咽珍馐佳肴,没有时间的话,一份麦当劳的汉堡套餐也一样可以让我大快朵颐。  对台湾的仰慕其实已经是好久好久的事了,因为地理课本上的日月潭,因为喜欢台湾歌手的浅唱低吟,更因为年轻时喜欢的那些“1雪月派”的诗人作家,几乎无一例外的是来自台湾,林清玄,余光中等等,于是我一直喜欢用“阴柔”来形容我想象中的台湾,感觉它是中国水墨画上烟雨濛濛的漓江水色,含蓄婉约而又风情万种。

    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万般心机之后,终于办妥了去台湾的手续。可是由于时间和签证的限制,我不能实现游历整个台湾岛的计划,只能在台北作几天的短暂逗留,可是即便如此,也到底可以一解我对它的相思之苦。

    想着小时候收音机里听到的女声,抑扬顿错的念着余光中的“乡愁”,我终于来到了台湾。

    台北有二个机场,中正国际机场和桃园机场,前者经营国际航线,后者负责岛内航班起降。中正指的是蒋介石,其实他正名应该是蒋中正,字介石,乳名瑞光,谱名周泰,学名志清。台湾有许多城市的道路广场以“中正”来命名。

    在中正机场海关办理手续的时候,竟出乎意料的简单,填了张入境表,啪啪敲了几个章就好了,全没有想象中对大陆来岛人士的严格盘查,工作人员还非常热情的祝我旅途顺利。更让我意外的是,他们的普通话都说的字正腔圆,没有我以为的电视剧中那甜的发腻的“吴音软语”。

    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却可以用相同的语言交流,这是种非常奇妙的感觉——陌生而又熟悉,即让你亲近,感觉自己可以融合于此,却又提醒你文化的差距和历史的隔阂。

    我顺着那些熟悉的老歌,开始在差距和隔阂中查找台湾的印迹。

    (一)张清芳的淡水河边

    来到台北,第一个想去的地方,竟是张清芳歌里的淡水河边。一句“爱人不能是朋友吗”一下子诠释出一个心结。音乐能读懂人的心,不是吗。

    淡水的捷运车站外观是皇城门式的建筑,黄色瓦檐,很有些明清古城墙的味道,紧挨淡水河边。早晨河边的来往的多是些晨运的老人和钓鱼爱好者。后面的一条巷子就是著名的中正路美食老街。原以为自己满怀一颗离愁别恨之心,走在淡水河边,正当是咏今叹古的时候,可是现在一杯冰爽解渴的酸梅汁在手,看着升起的阳光中渐渐散开的雾气,享受着杨柳岸边,晓风拂面,竟有点懒洋洋的满足感。

    河边浅摊上停靠着的小木舟,船家眯着眼,坐在堤岸边,河水拍向岸边,不急不缓的一浪浪,荡的那粼粼波光晃着人的眼。望着码头对面的小岛,有些厦门鼓浪屿的味道,也难怪,本就是同一方水土。身边的年轻人开始多起来,小镇的活力在阳光下开始一点一点的显现出来。

    顺着河边的小路,一路向北面的渔人码头走去。面向河边,有许多小巧玲珑的饰品店和茶座,别致的店面和手工小摆件总惹的路人们驻足,情侣,朋友们笑意盈盈,三三两两,结伴而行。

    时近中午,找了家有露天座的小饭铺,要了份招牌小吃——切仔面。在台湾,关于吃绝对会成为一种美好的记忆,因为随时随地随意的可以发现一样美食。

    坐在对面的是一对当地的母子,问起这名字的由来,那母亲热情的介绍说,将汤汁烫入面条里的那个动作叫“切”,不同于阳春面,汤汁是浇上去的。她又推荐了好几家当地的著名小吃店,羡慕的我直夸淡水人有口福。困惑我的是在每一家店里都可以发现好几样令人垂涎的美食,可是外面还有如此这般的这么多家,看来光是吃遍淡水,也非得住上十天半月才行。

    下午的大部分时间我都用在穿梭于小巷中寻找那些美食名家,直到后来,找到了也没有进去,因为自己的胃已经实在没有空间容纳新东西了。

    沿着一处斜坡的小径上山,是一座具有百年历史的红色建筑物,当地的名字叫“红楼”,不禁让人有厦门的联想。红色自然又是荷兰人的招牌颜色,二层的红砖建筑,外围是拱式的栏柱,目前它被改建成一家中西餐厅。由于这里可以俯瞰淡水河直到关渡大桥的风景,入夜时分,红楼灯光璀璨,古朴中略带浪漫,在这里用餐,味觉视觉都是好享受,因此晚上生意非常好。

    傍晚往回走的时候,看见夕阳开始给河面镀上金色,大人小孩们在沿河的滨江路上溜旱冰,骑单车,打1,套圈圈,玩的不亦热乎。后面的美食街华灯初上,小贩们的吆喝声,灯光下垂涎欲滴的颜色和四处飘动的香气都在吸引着熙熙攘攘的人们,车站前的空地上一个打扮奇特的西方人在耍武卖艺,围了好几圈的看客,我也钻进去看了一阵热闹,老外虽没有言语表达,可是一招一式还颇显几分功底,惹得大家连连拍手。

                  

       简要内容:我没有在淡水河边去留心张清芳哀怨的歌声中的Men’s Talk,也许现代女性早已熟悉独立而又自我,快节奏的生活又使的她们已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细微体察一些太花时间的东西。在我,有时间可以细嚼慢咽珍馐佳肴,没有时间的话,一份麦当劳的汉堡套餐也一样可以让我大快朵颐。

    夜晚的淡水,才是精彩表演的开始。

    我没有在淡水河边去留心张清芳哀怨的歌声中的Men’s Talk,也许现代女性早已熟悉独立而又自我,快节奏的生活又使的她们已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细微体察一些太花时间的东西。在我,有时间可以细嚼慢咽珍馐佳肴,没有时间的话,一份麦当劳的汉堡套餐也一样可以让我大快朵颐。

    (二)莫文蔚的阳明山温泉

    在西藏的时候,遇到二个来自台湾的女孩子,我脱口而出莫文蔚的那句“到阳明山泡温泉把酒一杯”,她们有些吃惊的夸我对台湾的了解非一般。其实我更向往的是穿行在春天花季里的阳明山。

    没想到我去的时候,正逢3月阳明山上举办花展,当真是最合我的心意也不过的了。我搭乘捷运到达北投站,然后转公共汽车230可以到半山处的停车场,下车后再步行15分钟左右,就可以进入阳明山国家风景区。

    找到阳明书屋的时候,才明白原来此处大有来头,是蒋介石在台湾的15座行馆之一。

    阳明书屋建于1969-1970年,是蒋介石生前盖的最后一座行馆,原名中兴宾馆,作夏季避暑和接待外宾之用。1998年6月才正式对公众开放,并改为现在的名称。它包括主建筑和周围的花园森林,一共占地15公顷,背倚七星山,前眺台北盆地,左右分别是纱帽山和大屯山,外侧还有观音山,淡水河和基隆港。阳明书屋背山面水,视野开阔,又掩映在群山绿树中,地理位置非常好。

    进了门,就是一片宽阔的三角地带,据说是直升机的停机坪,用于战时撤退和外出就医,不过一次也没用过,因为蒋介石病逝前的时光都是在台北市内的士林官邸中渡过的。沿着小路往里走,导游提醒大家注意一路上并没有高高耸起的路灯,用于夜间照明的只是路边低矮的防空灯,路两边也是种的满满的竹林,据说这样可以增加隐蔽性。

    主楼是一栋二层的茶绿色中式建筑,掩映在苍郁高大的树木间,不显眼的高度和外观的保护色使它显得比较隐蔽。楼里面的饰纹多喜欢用五组,五只蝙蝠,五朵花瓣,因为蒋介石是二战时期同艾森豪威尔,麦克阿瑟,马歇尔等齐名的五星上将。不过后来的星象学家们认为老总统以五星上将身份,选址于七星山下,是大忌。这些诸葛亮们,当时他们在干嘛呢?

    英雄将相,最终都是一垺黄土,似水留年,此情只可待追忆。

    搭上回市区的公共汽车时,脑中还念念不忘莫文蔚的“双城记”。据说阳明山后山近文化大学一带,深夜时分,开车上去喝茶,吃火锅,泡温泉是最新的文化时尚。暇想倘若三五知己,躺在温泉池内遥望夜空,数繁星点点,岂不惬意之极?

    (三)童安格的忠孝东路

    以前听到童安格的歌中那句“走在忠孝东路……”时,常会让我想象忠孝东路的样子,感觉中应该是上海夜晚的甜爱路,并且有几家亮着暖色桔黄灯光的书店和茶铺,路上走过的是执子之手的情侣们

    可是事实却全不似我假想中的样子。

    夜晚我走在忠孝东路,发现这里灯火通明,行人如织。位于东区的忠孝东路有许多大型的百货公司,个性化的小店和特色的酒吧,是上班族晚上偏爱的地方。有人曾说,台北的西门町是年轻人的天堂,就好象是香港的旺角,那忠孝东路就是铜锣湾了。它最热闹的一段主要在三个忠孝捷运站之间,而城市间的风景永远是越夜越美丽。

    其实忠孝东路非常长,而我也执意的认为自己没有走到童安格歌中的那一段路上。那么清醒的认识自我,应该不会在灯火阑珊的地方,因为那里常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失落和渺小。迷失的自己会禁不住象欧阳克那样,问你一句,我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