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台湾旅游网 > 台湾 > 台湾

台湾新鲜活泼掠影 看海听风

    

    台湾是个很特别的地方。论其风景,与大陆相比实属平平,但是明知如此还是想去,一个原因是到台湾不容易,越难到达的地方越能吸引人,一个原因是总对台湾有一种特殊的历史情怀。从小就总被提醒在海峡的另一岸,生活着和我们同根同源的“台湾同胞”,怎能不去探望探望?

  

    第一次去台湾,有点贪多,一路走了台北、南投、新竹、嘉义、台南、高雄、垦丁、台东、花莲、宜兰等地,看海听风,“打狗摸猫”(参观英国打狗领事馆和台湾南端猫鼻头景点)。语言交流虽无障碍,但也处处感到“新鲜语文”,大多似曾相识。来台湾犹如访问一位神聊许久的网友,初次觌面,但感觉绝非素昧平生,陌生的环境中处处有亲切的熟悉感,也感受到些许的文化差距和历史隔阂。这种旅游感受从未有过,姑且略记一二。

    新鲜活泼台湾岛

    有人曾评论:台生如刘备,陆生如曹操。台湾的中华传统文化氛围比内地强,台北的“忠孝东路”、“信义商圈”等,台湾男人名字中多用的“忠”、“孝”、“信”、“仁”,女子名字多用的“淑”、“惠”、“婉”、“娟”,无形中就是古风洒然。刚到台湾,和当地人交流了几句,我连语调都不知不觉给软化了。

    台湾的电视剧是最像奶油蛋糕的,文学也如新鲜的珍珠奶茶一般多含高糖,比较阴柔。台湾经济和台湾媒体则非常活泼,作为媒体人,我特别关注台湾的电视节目,当地的名嘴在电视上从不端着架子,阴柔的声线辩论问题却是真刀真枪硝烟弥漫,非常真性情。他们的新闻速度也超快,虽然吵吵嚷嚷,有些甚至气势汹汹,但是透明度和现场感很强,让人感觉活泼生鲜,犹如吃火锅一样过瘾。

                  

       

  

    演唱《阿里山的姑娘》最受欢迎

    海岛性格喜欢直抒胸臆,在台湾好几次碰见当地人直接和我说:“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现在台湾经济不景气,大陆同胞来帮助我们,我们欢迎!”在台北国父纪念馆前,一位老人一边推销他的旅游纪念品,一边大声吆喝:“快买快买,1上台你们才能来台湾旅游,要是民进党上台你们就来不了了,抓紧机会买吧!”令人闻之莞尔。

    “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高山长青,涧水长蓝,姑娘和那少年永不分呀,碧水长围着青山转。”歌曲《阿里山姑娘》堪称我们集体记忆中的歌声,目前,在台湾大陆游人如织,摩肩接踵,最受欢迎的歌就是这首,当地人只要一唱,气氛马上活泛,铁定马上召聚不少大陆客围观。

    在故宫博物院观“三宝”

    故宫博物院是台北必去之地,共收藏、展出1000多年来宋至清历朝皇帝收集的稀世珍品70万件,这些宝贵文物大部分原来都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据说,一个人全部看完,需要将近30年的时间。

    馆内展品每3个月更换1次,镇馆之宝是翠玉白菜、毛公鼎、东坡肉形石。

    鲜活欲滴的翠玉白菜传说是慈禧陵流失之物,原来是清末光绪皇帝瑾妃的嫁妆,由半白半绿的翠玉巧雕而成,上有蝗虫和螽斯各一。白菜寓意清和“百财”,螽斯则寓意多子多孙。

    据考证,毛公鼎是距今2800多年前周宣王时期的“国之重器”,是世界上铭文最多的古青铜器,铭刻了32行497个篆书文字,笔力遒劲,李瑞清题跋鼎时说:“学书不学毛公鼎,犹儒生不读尚书也。” 

    肉形石有拳头大小,色泽纹理酷肖红烧肉,连皮带肉,肥瘦相间,油光宛然,仿佛刚刚红烧出来,甚至可以清晰看到肌理和毛孔,足以乱真。

    我还专门去看了中学历史教科书载图的宋定窑白瓷婴儿枕。肥硕的婴儿双手交叉为枕,两脚弯曲交迭,模样纯真可爱。实物与教科书相映证,这感觉真好。

    台北故宫博物院比北京故宫小很多,但是胜在藏宝之丰,人气很旺。不过现场秩序井然,没有嘈杂声。导游们给自己带的每个游客发一个特制的耳机,进入展厅后能收听到导游近在耳畔的现场解说,还避免了大声说话的弊病,这个方法非常实用,值得推广。

    这里的旅游纪念品极具特色,印有所藏书画的书签、名片盒和翠玉白菜小挂件等很受欢迎。我买了一个印有怀素《自叙帖》的精致名片盒,350元新台币。我最喜欢的是以故宫所1铜重宝纹饰为设计主题的耳环,300元新台币一副,非常典雅美丽。就此买了一副,在台期间日日戴上。

                  

       

  

    中台禅寺:我所目睹的最幸福的佛寺

    台湾规模最大的佛教庙宇中台禅寺拥有百万信徒,在海内外有80多家精舍分院,号称东南亚最大的禅宗道场。我去参访,新异之气扑面而来。

    禅寺外观看起来融中西工法,彻底改变了传统寺院的平面布局院落式,由一幢主体大厦和若干裙楼组成,如同一座垂直立体化的现代博物馆,建筑高度从地面到塔尖高度达140米,为亚洲寺院翘楚。禅寺风格源自台北101大楼的设计者、居士李祖原的创意,由于完美融合了艺术、文化和其他宗教建筑艺术,呈现出新时代宗教建筑特质,禅寺落成翌年一举夺得“第二十三届台湾建筑奖”、“第20届国际灯光设计卓越奖”等殊荣。

    禅寺处处可见能源环保巧思,内部采取了智能化的控制系统,大光明殿天花板上的北斗七星用的是光纤技术,有光无热。为了避免香火对空气和建筑造成损坏,寺内禁止上香,因此没有一般寺院的香火熏呛,但重要佛像两旁都树立着一段段檀香木,清香阵阵。供花,则是盛在小瓷碟里的鲜花,分外干净雅致。

    禅寺倡行的1方向“佛法五化”——学术化、教育化、艺术化、科学化、生活化,也令人耳目一新。据悉,除了致力佛教学院、精舍等僧众教育以外,还积极推动中小学等社会教育,借入世参出世,以彰佛性。

    更加特别的是,禅寺还具备其他寺庙少有的星象馆、藏经馆、艺术馆、图书馆、资讯馆、体育馆、游泳馆和计算机大厅等附加设施,配有宽带网和先进的影音设备,其图书馆藏书量在亚洲僧院中名列第一。还有比这更幸福的禅寺吗?

    因为游客众多,不少居士来做现场讲解导游的志愿者,满脸和悦,声音温和,令人难忘。

    向前西门町 向后淡水街

    台北西门町是台湾的“时尚橱窗”,是新一代流行文化的汇聚之地,汇集了不少潮流小店。当地人说:“不到台北市,不知道台湾的繁华;不到西门町,不知道台北的热闹”。据说林青霞当年就是在此被星探发现而星运高照的,不少怀揣明星梦的少男少女也爱来这里碰运气。

    到西门町很方便,有捷运(地铁的台湾说法)可直达。我去逛了逛,感觉有点像日本大阪的心斋桥,熙熙攘攘,好不热闹,大多是年轻人,装束各见性情,前卫的非常惹眼。我转到一条小街,似乎是条纹身街,集中了不少纹身啊穿舌环、脐环啊什么的小店,年轻人大多漂染了头发,貌似很“潮”的样子。看店家招贴的各式纹身图案,千奇百怪,很是迎合时尚青年夸异求新的心态。

    饮食是地方文化最亲切的表现,台北西门町比大阪心斋桥更优异的地方在于美食小吃种类繁多。在此我不仅品尝了正宗的珍珠奶茶,还吃了有名的蚵仔煎、花枝羹、台北臭豆腐、麻薯等。东西没买,倒是装了一肚子小吃归去。

    向前西门町,先后淡水街。去西门町观时尚潮流,去淡水老街则是去怀旧。

    淡水河自南而北穿贯台北盆地,孕育了北台湾,淡水小镇就在淡水河的入海口,以前曾是台湾南北水陆运输的枢纽水岸,后来没落于河床泥沙淤积,繁华不再。如今当地政府将捷运系统延伸至此,小镇又重新喧嚣起来。

    淡水、淡水老街、淡水河,这些是台湾人集体记忆中的词汇,许多音乐人及歌手的作品中都喜欢提及“淡水”,由此也悄悄潜入了我们的心底。张清芳的歌《men》是这样唱的:“爱人不能是朋友吗,你怎么都不回答,你的心事为什么只能告诉他,我其实也想知道你有多么喜欢我,你怎么跟别人形容我,后来我才知道有些话你只对朋友说,你们叫它做淡水河边的men’s talk…。” 郑智化的《淡水河边的烟火》则描述了一个分手场景,淡水河边的烟火表演和永恒的孤单——“看过一场精彩的烟火表演,我捕捉到你难得一见的笑靥,忽然忘记这是一个分手的夜,在这熙来攘往热闹的淡水河边,从此不再相见、不再相见,你善变的脸象烟火,只有短短的一瞬间、一瞬间。”这两首歌我都非常喜欢,歌中的淡水是一条时间之河,陪着我们的青春一起流逝。

    淡水夕照是经典的怀旧场景,徜徉于此,尝一尝古早味(传统风味的意思)冬瓜茶、古法酸梅汤、铁蛋、淡水鱼丸和阿给,心里流淌着淡淡的温情和怀旧的伤感。当灶的阿婆底气十足:“来淡水不吃阿给,人家会笑话你的!”这话很管用,我乖乖买了份阿给吃,是一种油豆腐,把粉丝嵌入挖空的油豆腐中,鱼浆封口后浇上甜辣酱。套句网络热语,我吃的不是阿给,是回忆。

                  

       

  

    垦丁大海:蓝色,乡愁的颜色

    从台北一路南下,我到台湾的“天涯海角”垦丁看海。据说清同治时,从大陆来了一批壮丁到现在这个台湾最南部的地方开垦,这里便被后人称为“垦丁”。

    虽然台湾大部分的城市都临海,但垦丁的海景无疑是最美的。在海滨步道上放眼望去,台湾海峡、巴士海峡、太平洋的海韵尽收眼底。与鹅銮鼻形成台湾岛最南两端的景点“猫鼻头”,得名于从海崖上断落的猫状的珊瑚礁岩,大陆游客最喜欢来此,双手临空虚抓,在照片中显出一种抓猫的趣态。这里的珊瑚礁海岸侵蚀地形很典型,产生了崩崖、壶穴、礁柱、层间洞穴等奇特景观,海岸线犹如百褶裙,故有裙礁海岸之称。

    真山真水真无聊,这是当地人的自嘲,因为放眼就是海水茫茫,乍一见,海天一色何等壮美,但是时日一久,也就司空见惯,“无聊”起来。

    立身台湾最高端,注目台湾海峡,不由想起余光中的诗:“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垦丁大海的蓝色,兴许就是乡愁的颜色吧?其实,乡愁又何处不在呢?海天之间有乡愁,人和大海也有乡愁,眼前的台湾海峡虽然浸透了诗人的乡愁,但我想假以时日,应该是可以解开吧。

    回台北途中,在宜兰宿了一夜。这里是林毅夫的家乡,据说,27岁的他于1979年借助一个指南针、一件救生衣和两个篮球,孤身一人泅渡2000多米的台湾海峡,抵达大陆,迄今贵为世行副行长及首席经济学家,为国人争足荣光。书生报国有道,天地豪情莫过于此!

    当晚洗过有名的宜兰温泉后,听了半夜台风的怒号,只觉得摧枯拉朽势不可挡,随时都可能破窗而入。彼虽恣肆,此心自安。枕上得句云:“宝岛南北次第行,热汤轻洗宜兰尘。一枕台风春睡早,任他人间逞何世。” (那剑卿 文并摄影)

                  

  

上一篇:[多图]台北只一次便不想离开
下一篇:宝岛东线也迷人

.